鼻用喷雾剂和口服片对比
鼻用喷雾剂和口服片对比

鼻部健康,不容忽略的重要防线

 

鼻作为呼吸系统的“外交官”,为了维持正常呼吸功能,每日吸入约10000升以上的空气1,同时空气当中的微生物、颗粒物等也随之进入鼻腔2。因此,鼻也就成为了全身疾病发病率最高的部位3。而鼻部疾病往往病程长、易复发,甚至造成终身困扰4,并且由鼻腔进入人体的有害物质还会引发呼吸系统之外的损害5,6,有报道显示,经由鼻腔进入人体的有害物质所导致的疾病发生率相比经口腔进入的有害物质所导致的疾病发生率要高出5.8倍7

鼻是守护呼吸道健康的第一道防线

为了为了应对吸入空气的复杂性,鼻作为呼吸道的第一道防线,演化出多种应对机制。鼻腔中除了可见的鼻毛之外可以起到一定的空气过滤功能外,鼻黏膜上还覆盖一层肉眼不易察觉的附着黏液的细小纤毛,称为“黏液-纤毛清除系统”,是人体最重要的自洁系统之一。该机制就如同鼻腔内部形成的360度无死角的 “地毯”陷阱,新鲜空气可顺利进入,而粉尘、颗粒物、细菌等有害物质便会被“地毯”陷阱所捕获,通过气道排出,或者被体内的防护机制所消灭8,9,正常情况下,吸入的粉尘在15分钟内便会被消灭4。这样,80%的直径较大(>12.5 μm)的颗粒物、粉尘甚至细菌、真菌等便无法进入我们的身体1

然而,“地毯”也不是百战不殆的,很多情况都能导致黏液-纤毛清除系统“消极怠工”。 空气中的污染物均可引起纤毛结构和功能、黏液性状发生改变,导致清洁能力下降。病毒感染(如感冒)、过敏性鼻炎等鼻部常见疾病也可破坏这个清洁系统。

当鼻子不堪重负,该怎么办?

家当鼻子的净化防护力被削弱,甚至不堪重负,该怎么办?鼻作为身体的一部分,你没法将其更换,但可以为它进行有效的清洁。
那么怎么清洁才最有效呢?
——运用海盐水溶液进行鼻部清洁。它不仅可对黏液、细胞碎片以及各类空气污染物进行机械清洗,即帮助“地毯”上黏附的有害物质顺利排出,还可增加黏液纤毛的清除率、降低因感染或过敏等引起的局部炎症介质的浓度等机制来守护鼻部健康10

据报道,在病毒性流感、鼻炎、咽喉炎及肺炎等呼吸道疾病中,80%是由于鼻腔缺乏应有的清洁保健引起的7。对于已伴有鼻部疾病,如过敏性鼻炎、急慢性鼻窦炎的人群,规律性鼻部清洁的意义更为重大。鼻腔盐水冲洗已被共识指南推荐为治疗慢性鼻-鼻窦炎以及过敏性鼻炎的有效手段,也是鼻内镜手术后常用的辅助治疗方法11-12,而海盐水鼻部清洁作为一种安全、方便的治疗方法,更被指南推荐用于过敏性鼻炎及急性感染性鼻-鼻窦炎的辅助治疗,且更适用于婴幼儿,推荐在其他鼻用药物之前使用13-14。如今随着空气质量问题的关注度上升,鼻部清洁作为一种有效的鼻部健康防护手段会日益体现其重要作用。

 

1 Jones N. The nose and paranasal sinuses physiology and anatomy. Advanced Drug Delivery Reviews. 2001(51): 5–19.

2 何礼贤. 老年人呼吸道感染及兰菌净的预防应用. 中老年保健. 2001(10): 6.

3 孔维佳. 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2(2):213-214.

杨浩,杨秀海. 鼻部疾病患者心理健康状况研究进展. 中国耳鼻咽喉颅底外科杂志. 2015.21(2): 172-174.

WHO官网. Air pollution news release. Available at: 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02-05-2018-9-out-of-10-people-worldwide-breathe-polluted-air-but-more-countries-are-taking-action.

Huang J, Pan X, Guo X, et al. Impacts of air pollution wave on years of life lost: A crucial way to communicate the health risks of air pollution to the public.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2018(113) :42–49.

张杰. 谨防“病从鼻入”. 家庭医药. 2012(5): 83.

Mathias Munkholm, Jann Mortensen. Mucociliary clearance: pathophysiological aspects. Clin Physiol Funct Imaging. 2014(34), 171–177.

Asli Sahin-Yilmaz, Robert M. Naclerio. Anatomy and Physiology of the Upper Airway. Proc Am Thorac Soc. 2011(8):31–39.

10 Bastier PL et al. Nasal irrigation: From empiricism to evidence-based medicine. A review. European Annals of Otorhinolaryngology, Head and Neck diseases 132 (2015) 281-285.

11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编辑委员会鼻科组,中华医学会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分会鼻科学组. 慢性鼻-鼻窦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2年,昆明). 中国医刊. 2013. 48(11). 103-105.

12 中国过敏性鼻炎研究协作组. 过敏性鼻炎皮下免疫治疗专家共识2015. 中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 2015. 22(8): 379-404.

13 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儿童耳鼻咽喉专业委员会. 儿童急性感染性鼻-鼻窦炎诊疗——临床实践指南(2014年制订).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15. 30(7): 512-514.

14 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儿童耳鼻咽喉专业委员会. 儿童过敏性鼻炎诊疗——临床实践指南.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 2019.34(3): 169-175.

需要快速缓解症状吗?

在线购买

找到店铺